第181章 他真可靠
书名:度神纪 作者:薛宝钗的猫 本章字数:2214字 更新时间:2021/07/27 20:20:12

“这念力的作用为何?”

“这,这个晚辈真不知道,这是真的!不信您去问问其他人,我们就是替老祖宗卖命,老祖宗不可能告诉我们念力的作用的!”甲鱼妖生怕他们不相信,直起身来急急道。

“不见棺材不落泪。”何在直接推开案几站了起来,“我看你新长出来的裙边也不想要了!”

“等等!我……我就知道一点!”甲鱼妖急得汗都下来了。

何在气呼呼地再次坐下:“这次给我好好说!”

“是,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替老祖宗收集念力,我总有种感觉……这东西……好像不是老祖宗自己用的。”其实甲鱼妖自己对此事都无甚把握,只能说出来保命。

“哦?”沈度拿起茶盏的手一顿,“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祖父曾见过老祖宗对这东西十分恭敬,他老人家当时就觉得奇怪,却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有一次无意中说起来,让晚辈听到了。”

“若是自己用的,用了便用了,何必恭恭敬敬?”何在若有所思。

沈度却是听明白了,原本最后数块模糊的拼图也在甲鱼妖这里逐渐清晰。

看来这件事情背后远比他预想的还要复杂棘手。

甲鱼妖把能说的都说了,瘫在原地哭哭啼啼,沈度知道它回去不好交代,便道:“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甲鱼妖倒是乖觉,知道若是自己全须全尾的回去,老祖宗定回起疑,但自己下手,恐怕会被精明的老祖宗看出来,便哭道:“还请前辈屈尊动手,但……裙边真的不能割了!”

“哦?这是为何?”何在有点想笑。

“它们甲鱼的裙边,就如同凡人男子的胡须一般,见了同类,定要暗中比一比,因此平日里养护得格外细致。”

“是,若是如晚辈这般,活了两百多年,裙边还跟几岁的小甲鱼一般短小,会被其他甲鱼疯狂嘲笑的!”甲鱼妖哭得更伤心了。

“既如此,那便剥了你的甲壳吧。”沈度摸摸下巴一脸认真道。

“也好,甲壳炖汤也不错。”何在点点头。

“这……这可不行,前辈饶命!”且不说裙边就长在甲壳上!裙边没了大不了就是没面子,甲壳可是它天生的防御武器,它这身甲壳,抵得过一件高阶灵器!

“裙边!您还是割裙边吧!”甲鱼妖流着泪闭目显出原形。

它就知道,这姓沈的看着心善,其实根本就没有心!

“好吧。“沈度一脸为难,动作却干净利索,很快,甲鱼妖便光不溜丢,被割得十分干净,甲鱼妖跪坐在那里如丧考妣。

何在满意地接过一大摞裙边收入乾坤盛:“嗯,这下吱吱又能升一阶了!”

暖暖虽不忍心,却也知道沈度这是在警告甲鱼妖,莫再助纣为虐。

甲鱼妖颤抖着爬起来,准备回南海。

“你若还回去,难免会被南海寿龟继续利用。”沈度道。

“前辈有所不知,我们家族被老祖宗下了咒术,若定期不回去复命,便会浑身逐渐腐烂而死。”

甲鱼妖落下泪来,这次多了几分真心:“我的祖父就是不愿再为它卖命,最后咒术发作,生生痛死的。

我与父亲见识过咒术的厉害,父亲受不了这刺激,竟然……然而我也逃脱不了这宿命。老祖宗说了,只要我再为它卖300年的命,它就帮我解了这咒术。”

“300年?这老乌龟好不要脸!”何在咂舌,这万一人家没活到300年以后呢?!

“我们龟甲类本就长寿,这还是它念在我祖父、父亲都死在它手上,而我一直兢兢业业,才开的先例,为的是鼓励其他族人,只要好好为它卖命,终有一天能重获自由。”

甲鱼妖勉强笑了一声道:“它好像忘了,我们本就是自由的。”

“我为你解了咒术,你自去吧。”沈度慢慢站起身,摸了摸甲鱼妖的头,便如爱惜晚辈的前辈一般。

“真的吗?”甲鱼妖眼前一亮,然而立刻又暗淡下去:“没用的,它是六阶修士,不论我躲到哪里都会被它找到,到时候只怕会死得更惨。”

“听闻南海寿龟与兽族不对付,你不若去北方。”沈度面色平静地说了这么个爆炸性新闻。

甲鱼妖震惊之余心中狂喜,那兽王也是六阶修士,与南海寿龟境界相当,若它能逃到兽王领地,寿龟定不会只为捉它这样一个小喽啰而追过去。

因为兽王的脾气暴躁,若以为寿龟只是以此为借口上门挑衅,定会打起来。

“当真?此事我怎么从未听说?”甲鱼妖强行压下心中的喜悦问道。

“如他们这般阶层的修士,若有冲突,定不会公之于众,否则两族之间难免争端不断,此事的知情者的确很少。”沈度解释道。

若是旁人这般说,甲鱼妖定是不信的,但最近沈度的消息传得到处都是,一下说他是魔族潜伏在人族的卧底,一下又说他其实是离山派的隐藏实力。总之绝非简单人物。

以甲鱼妖这两次与沈度的接触,虽然每次自己都被欺负得很惨,但它心里清楚,沈度这样的人,比起表面大义心中龌龊的那些大修士可靠太多了。

“你信他的,没错!”何在听了甲鱼妖的经历后也不禁心生同情,你不能把每个人都架在道德高地上,在生死存亡之际,生灵往往会本能地选择存活,尽管这样做有可能会伤害到别的人。

“他很厉害的,你相信他吧。”暖暖亦在一旁点头,何在看了暖暖一眼,见她对沈度满是信任,心中有些触动,这丫头之前对沈度各种防备,如今却也这般信任,若非沈度是真君子,又怎会如此?

“嗯!我信!”甲鱼妖拼命流泪点头,这一次却是因为激动。

“你几百岁的人了,不要动不动就哭啊。”何在捂了捂耳朵,实在看不得他这么大年纪了跪在地上哭哭啼啼。

“我,我知道,我就是忍不住……”老甲鱼抬头望天,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