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了却凡尘心愿,莫来打扰常某清净
书名:这次我要做执刀人 作者:严轻 本章字数:3144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0:08:37

“方进将军还在吗?”

常思过用法力带着略有些拘谨的中年汉子,步步升空,问道。

当年方进在四荒城对他多有照拂,他曾经拜托乌沫跑一趟南平国,除了把易尚延、青芽、安学伦带上山之外,给方进将军、单立文、宋牧、莫兴、范老教头等人,各备了一份礼物,其中就有对修者有益处的山上丹药。

“玄祖于十二年前仙逝,他老人家活了一百六十八岁,在同辈中是高寿。”

方破虏恭谨回答,晶骨境修者正常寿元在一百二十左右。

他家玄祖算是创造了一个奇迹。

看着下方的城池房屋变小,被带着缓缓飞过城外东边踏平的破贼军营地,继续往东边残存的田垄飞行,方破虏感觉很是新奇,不知这位年轻的常先生要带他去哪里?

玄祖父当年颇为遗憾,没有厚着脸皮求得一个上山的机会。

没少和他讲常先生嫉恶如仇的为人品性。

在四荒城至今还流传着常先生一把弓箭于阵前杀贼杀得敌不敢进,单人独刀勇闯匪巢、智灭浅翠峰山匪,在北枫府城连杀十余同阶修者为边军兄弟报仇大骂城主将军如入无人之地,面对北安军千军万马拦截面不改色闯将出去,在白狼坡纵横来去等等壮怀激烈故事。

义气深重,一诺千金!

常思过带着方破虏在空中慢慢盘旋,落到一片不知被马蹄踩平多少次的坟茔区域,他只能凭印象,大致估算出黑老爹的埋骨地,俯身用手扯去残存的野草,口中喃喃道:

“老爹,我来看您了,百多年没有回来过,我出了一趟远门,几十万里之远,跑了很多地方,前些时候才回来,这不就特意给您培土敬酒来了。”

方破虏要上前帮忙,被常思过挥手阻止,便在边上束手站着。

他家玄祖提及过两次,常先生有一位很重要的亲人,就埋骨在四荒城附近。

“……老爹啊,黑娃没让您过上一天舒心好日子,不能常常来看望您,只能给您建一片不受打扰的坟地,就当是黑娃一片孝心吧。”

常思过口中絮絮叨叨,讲着一些家常话。

很是花了一些时间,把附近五丈大一片的杂草清理干净,用双手捧泥土,在中间堆出一个极大的坟墓形状,又在坟墓边堆积出平台,用手拍打结实。

退到远处的北戎部族,见两人从城内飞出,落到这里不知弄什么,派遣了探哨骑卒远远查看,不敢太近前。

四荒城头,一众将军、修者目光远超常人,他们居高临下能看得清楚。

纷纷猜测那位把城主大人带出城的先生,在老坟区堆坟头,有何深意?

做完手头的活计,常思过站在正东方坟前端详片刻,感觉差了一点什么,从空间寻找一阵,找到一块个头合适的青金石,右手如刀,几下劈砍切削,把六尺高的石头整理成一块平平整整的青黑色墓碑,高大气派,用指头刻下两行字:

义父黑公老鳖之墓,常思过敬立。

在竖立的墓碑四面以及墓地平台都种下禁制,又把三颗灵珠拍入青金石墓碑,使他设置的神元禁制能够管两三百年,待得时间过久了,此地亦就成了古迹,后人轻易不会毁去。

做完这一切,常思过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头,起身掏出一个酒坛和三个酒碗,朝方破虏招招手,示意过来陪着喝几碗。

黑老爹生平喜好喝酒,却很难喝到酒,更别说好酒了。

方破虏抢着要倒酒,被常思过阻止,道:“你是陪客,哪有让客人倒酒的道理?咱们爷仨喝一顿,老爹以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他总共就喝过几次浊酒,对酒的滋味念念不忘。”

说话间,倒了三碗酒水,先端起中间一碗,往墓地前方划半弧形倾倒。

酒水溅到泥地,飞珠走玉一般。

“老爷子欸,请您喝好酒咯,这酒有百十多年了,您尝尝,香着咧!”

把一碗酒水倒完,再倒满酒碗,放地上,道:“您慢慢喝啊,没人和你抢。”

又端一碗递给方破虏,自己拿着他那个硕大的石碗,对着双手捧碗的方破虏示意一下,他靠着墓碑坐下,又用石碗碰一下墓地前供着的酒碗,道:“喝酒喝酒,老爷子,您悠着点,我这次回来陪您几天,天天好酒好肉伺候着您。”拍了拍泥地,对方破虏道:“坐下吧,别嫌弃泥地上脏,来,喝酒!”

咕咚咕咚把一大碗陈年老酒喝干,这是他最后一坛年份最长的霸酒了。

方破虏忙坐下,又对地上那碗酒做了个敬意,一口气把酒水喝完,醇厚浓烈的酒水,熏得他脸上微红,忙用修为压下上涌的酒劲。

常思过道:“吃肉吃肉。”

手上出现一只烤得金黄的肥羊,在地上摆上一张皮子,拎下羊头放到墓碑前,再折下一只羊腿递给方破虏,自己扯下一条羊腿大吃起来。

他在修坟培土之时,便让连漪帮他在空间内抓一头养得膘肥的大羊料理烧烤了。

方破虏看到如此神奇一幕,自不便询问,跟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待一坛酒水喝完,方破虏也有了三四分醉意,壮着胆子结结巴巴把他的请求说了,想请常先生,帮他们方家带一个晚辈去山上修行。

他们方家世代沙场拼杀,不想让后辈再重复先辈的命运沙场挣命了。

常思过挥手:“只要你舍得,五日之内,你让家里把人送来四荒城。且去且去,我陪黑老爹几天时间,莫来打扰。”

方破虏大喜,没想到常先生如此好说话,拱手躬身,往后退出十数步,再才转身往四荒城纵跃奔去。

他得抓紧时间用信鸽把信件送回方家,把两个资质最好的小辈送来,让常先生挑选,这是一次极好的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必须把握住了。

常思过则在墓地呆着,每天陪黑老爹喝酒吃肉,絮絮叨叨把他这些年的经历,挑惊险或有趣的讲给黑老爹听,顺便排解一下他积压多年的负面情绪。

到第三日早上,北戎大军悄然撤退,他们商议来去,到底不敢冒险攻城。

惹恼一个高阶修士的后果,或会导致全军覆没。

到第五日上午,有两个修士自天空降落,远远地,便对斜靠墓碑似乎宿睡未醒的陌生修士拱手:“道友请了,某乃西寒林巡刑使骆谨,请问道友下山逗留,可有八大宗门颁发的文卷手令?”

常思过刚刚享受完一顿申徒武王用魂力帮他锤炼神魂和体魄的刻骨铭心大餐,才缓过劲来,懒洋洋抬头,道:“西寒林啊?我记得有个叫黄天的道友,他现在怎样了?”

他现在的修为,不是神游境老祖,基本上看不出来。

口中说着,已经取出摘星台的长老玉佩,对着两人晃了晃。

“呃……拜见仙使大人,”

巡刑使骆谨认出对方摘星台的身份,是高得吓人的银玉级别长老,吓得一个激灵,忙躬身道:“回仙使大人,黄师叔加入了……加入了摘星台。”

瞟了一眼看不出深浅的年轻修士,心中有老大疑惑不解。

这位真是摘星台长老吗?

当年黄天师叔以不满百岁之资晋级金丹,加入摘星台担任客卿有数十年了,当时在重山域各大小宗门引起不小震动。

常思过收了玉佩,自嘲笑道:“转眼便过百多年,他也加入了摘星台,可喜可贺啊。”闹了个不大不小的乌龙,挥手赶人:“尔等且去,莫来打扰常某清净。”

“是,晚辈告退!”

两人暗自咋舌,这是一位才出关的老前辈,难怪没听说黄天师叔的事迹。

他们哪敢逗留打扰,行礼告退走人,却也把消息传回了山上。

黄昏时候,常思过起身,拍着墓碑与黑老爹告别。

跑这一趟,等若是了却他一桩多年凡尘心愿,今后再来,还不知是什么时候了?或许,那时连南平国不存在也说不定。

一步跨到四荒城内,落到在观武殿前方广场上翘首以盼的方破虏前面,只一打量方破虏身后两个十一二的小家伙,点点头,道:“不错,两个都有修行资质,我负责把他们送去山上的霸气宗,等哪天修行有成,他们自可以下山访亲。”

方破虏大喜过望,没想到一次能送走两个小辈。

虽然不能拜在常先生门下略有些遗憾,但是能加入八大宗门之一名气颇大的霸气无敌宗,也是一件了却玄祖夙愿、光宗耀祖的幸事。

有些山上消息,他作为城主了解得比普通修者要多。

方家这次真是时来运转、否极泰来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