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晚来了一步
书名:太学里的那些先生们 作者:素莲风依 本章字数:4479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2:42:39

第五十一章晚来了一步

大牢

一群狱卒乌泱泱的来了华璟的这个大牢前,华璟心下疑惑站起身来等着下文。

领头的狱卒从怀里面摸出了一状文书,甩了一下将它摊开展示在了华璟的面前。

“璟院判,这可是大理寺搜罗出的罪状,一桩桩一件件可都是指向你是下毒之人。你若识相尽早签了承认了,还能早出这牢笼不是?”

“呵,大理寺办事向来有理有据,而不会交由尔等几句话就来定罪。”华璟冷笑了几声,嘲讽的看着这帮人,“我在这宫里面生活了十年,虽少闻外界之事可不代表我就是一个瞎子,一个聋子了!”

“你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的命贱如蝼蚁,随便一个人轻轻一捏就能将你置于死地。别白折腾了,你若乖乖听话,还能少受些苦。否则,别怪兄弟几个手下没有分寸,伤了细皮嫩肉的璟院判呐。”

这人一说话,剩下的都纷纷笑了起来,这声音听着异常刺耳。

华璟岂会如他们的愿,拖着镣铐往里面走去,权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嘿,有脾气!既然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那就成全你!”

狱卒从腰间取下了钥匙,打开了大牢的门,吩咐几个人进去抓华璟了。

“你们……”华璟眉头深皱,不停地动着肩膀,想要反抗。

奈何,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岂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被他们制服了。

其中一人见他太闹腾,直接挥了一巴掌过去。

“吵什么吵!”

这一巴掌把华璟给打蒙了,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当他的意识慢慢回来时,他的双手早就被绑在了木桩子上。

狱卒摸着鞭子,抬眼望着华璟,“璟院判,最后问你一句,签还是不签?”

“我无罪,你休想让我担下这莫须有的罪名!”华璟据理力争,眼角通红,“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有权人身边的走狗,到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好……好的很……”狱卒咬牙切齿的点着头,转过身走了几步,突然一记鞭子就抽了过来。

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华璟生不如死。

他想逃,但是逃不了……

“我让你嘴硬,让你瞎说八道!”

狱卒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抽着报复他。

一直到华璟身上的衣裳沾满了鲜血,甚至血珠还一滴滴顺着她的衣服往下滴,狱卒才收回了手。

“璟院判,只要你签字画押不就免受这皮肉之苦了吗?”

狱卒握着鞭子,走到半死不活的华璟面前,伸出手捏着他的下颚。

华璟已经疼得没有知觉了,紧闭着眼睛微张着嘴说不出一个字来。

“拿过来。”狱卒看他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满意的笑了起来,挥了挥手,“给他画押。”

“是。”

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狱卒接过文书上上下下又翻看了一遍,才满意的叠起来放在了怀中。

“给他丢回去,是生是死,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当他正得意时,突然一记拳头打的他飞到了地上,给他砸得七荤八素的。

“好啊,你们居然敢滥用私刑!你们等着我将此事上报陛下,治你们的罪!叶韶景看着奄奄一息的华璟,心里的怒火更甚。

如果她早来一步,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终究是她,晚来了一步。

“好大的胆子,敢擅闯大牢!给我拿下!”狱卒爬了起来,擦掉了鼻子下面冒出的血,再次怒喝道。

罗锦书气场全开,捏了一把银针在手,掌心朝下将它们亮了出来,“我看谁敢!我们是奉陛下之命,来带璟院判出去,你们是要抗旨吗!你们若是不配合,别怪我给你们几针试试。会不会死我不知道,总归不会有什么好的感觉。“

“拿下!她们假传圣旨,罪加一等!”

狱卒们将她们说的话置若罔闻,伸出手要抓她们二人。

“我看你们谁敢!”

叶舒棠匆匆赶来,再次将这些狱卒打翻在地。

“叶……”

“闭上你们的嘴!不然别怪我拔了你们的舌头!”

叶舒棠怒目而视,狱卒们吓得纷纷往后退去跑了。

总算是把这群人给解决了,当叶舒棠转过身时,只见华璟已经被救了下来正躺在叶韶景的怀里。

罗锦书握着华璟的手一会,抬头跟叶韶景说。

“死是死不了的,不过打的可真狠,没个十天半个月肯定连床都下不来。”

“他这个样子回府,都没有人能照顾得了他。不行,不能就这样送回去。”叶韶景思索了一下,将华璟抱了起来,“叶舒棠……”

“你带华璟回家便是,父亲那边我自会说明。”叶舒棠难得跟她心有灵犀,还不忘交代一句,“你们二个只管给他喂药,能涂药的地方涂好就好,别的一样不准给我手贱多动听见没有!”

“好好好,别的都等你回来整,够可以了吧。锦书,走。”

回府的路上,叶韶景半坐着靠在车壁上,双手搂着华璟以免他磕着了。

看着华璟没有血色的脸庞,叶韶景都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罗锦书俯下身,跟叶韶景坦白,“师兄,你哥哥今天好生奇怪。情绪反常就算了,这做出来的事情也让人稀里糊涂的。你别怪我多心,我总觉着叶公子定是知道些什么。”

“他这个身份,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既然陛下让他处理此事,那么不管他做出什么样出格的举动都有他的道理。”叶韶景对叶舒棠是完全信任,未感觉不妥,“他不会告诉我的,我也不想多问。”

“师兄,你跟叶公子也就相处了半年之久,他这个人你完全的了解吗?”

“我不了解但不愿意去猜忌,华老头说过的猜忌易让人的双眼被蒙蔽从而失了本心。”叶韶景微微叹气,“不管叶舒棠好与坏,起码他并没有伤害我。如果,他真的有这个心思,那么我如今就不会好好的呆在这里了。所以,我信他。”

“那好吧,那就当我没有说过。”罗锦书虽有怀疑,但叶韶景都这么说了,她也不会再纠结下去了。

“诶,不是我说这华璟也太没用了,这都第几次要师兄你去救了。他就不会长点心眼,学会怎么保护自己吗?”

叶韶景被她逗笑了,点了下罗锦书的额头,“你啊你,又拿他开涮了啊。”

“难道这不是实话吗?换做我老遇着莫名其妙的事不说让自己变强大,肯定远离那是非之地了。”罗锦书皱了皱眉,十分嫌弃他,“这我可不让着你,你看看他被人害了几次了还能傻乎乎的呆在原地,不是神经搭错了就是喜欢自虐。”

“你说吧你说吧,反正是说的他我管不着。你趁着他现在昏迷不醒多说点,等他醒了你就没机会了。”

“我干嘛要在他面前说,他拌嘴又拌不过我,说了有什么用。”

叶韶景忍不住打趣道,“你莫不是怕他吧。”

“怕啥呢怕,他能吃了我还是怎么的。嫌烦,没了。”

“锦书你跟华璟两个人啊,也真是冤家。”

慕容家

用过晚膳,慕容槐夏和慕容夫人嫌热不愿意多动,干脆坐在廊下乘凉。

慕容夫人怕慕容槐夏热,特意带了一把团扇时不时的摇着。慕容槐夏抱着一碗冰粉,美滋滋的吃着。

“刚用完晚膳你就吃这冷的东西,仔细肚子疼。”慕容夫人心知说了没用槐夏也不会听,可作为一个母亲的她,着实忍不住不当回事还是要说出来。

慕容槐夏挖了一勺递给了她,“不冰的,我都没放冰块,不信母亲尝尝。”

慕容夫人提起扇子挡开了她的手,推到了槐夏那边,“不了。”

“难不成,母亲这是在嫌弃我?小的时候母亲为了给我喂饭,咱们什么东西没共用过。咋?现在我大了,母亲倒开始讲究了?”慕容槐夏轻轻地撞了下慕容夫人的胳膊,戏谑道。

“是啊,就是嫌弃了。你啊,现在翅膀硬了想做什么我都管不着了。爱吃就吃吧,别到时候还得麻烦御医跑一趟,就可以了。”

“好好好,不吃了不吃了。”

慕容槐夏为了能让自己的耳根子清净,将碗递给了婢女,操了擦手后放在了膝盖上。

“没吃了啊,都收走了。”

慕容夫人这才满意了许多,摇着扇子显露着心里的得意。

“诶,槐夏,母亲问你件事你可不能不答。”

“只要别问我,你和父亲同时掉入水里,我会去救哪一个这样的问题,旁的都可以母亲随便问。”

“你啊,都已经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能有个正形。”

“二十有一就老大不小了?太夸张了吧。”

“怎么,还嫌自己年轻?”慕容夫人立马瞪着她,“你也不去看看,同龄人跟你这么大的,孩子都多大了,哪像你还待字闺中。”

“那他们选择这么过活那是他们的事,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一模一样?”慕容槐夏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再说了,我朝民风开放,谁还对这个抓着不放的。母亲,你啊是太故步自封了。”

慕容夫人拿起扇子打了一下她的头,“胡说八道。要不是我和你爹纵容着你,能有你现在这么快活?”

“是是是,母亲说的很对,那么母亲究竟是想问我什么?还没有忘记吧。”

“我要问什么,你心里没点数?”

慕容槐夏摇了摇头,“没数没数,我又不是母亲肚子里的蛔虫,要知道点啥?说吧说吧,再过一会我该没耐心听了。”

“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懒样,我啊也不指望你能多出去转悠了。你跟陆太傅和安阳太傅他们呆了这么久,有无什么进展?”

“母亲,我是去教书的,又不是进去找女婿的,要什么进展不进展的。除了门事的关系,旁的多一点都没了。”

她前几天还刚开完叶韶景的玩笑,没想着现在落到自己身上来了。

“你这长得也不差,居然不招他们喜欢?慕容槐夏,你是不是该好好反思一下你的言行举止了?”慕容夫人见算盘落空,又开始数落起慕容槐夏来了。

“我要招他们喜欢作何?这世间的男子是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吗?母亲,你今儿咋那么不对劲?莫非是他们两家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说媒来了?”

“什么歪理,我是怕你什么都不上心,你以后上了岁数谁来帮衬你?”

慕容槐夏说的口干了,招招手让婢女把冰粉还给她了,“如今这世道,只要手里有银钱可使还怕无人照顾?诶呀母亲,就算嫁了人谁能保证日后他就会成你的依靠。什么人都靠不住的,唯独自己强大起来能顾好自己才是上策。”

慕容夫人放下了扇子看着她,那神情说疑惑也不是,说震惊也不是,更多的是好奇。

“槐夏,你才多大的岁数,说起这种话来一套一套的。你莫不是,经历过什么了?”

“没有没有,别瞎想!我这一天天的不是被你看着就是被父亲看着,我有这个机会去经历么?”慕容槐夏叹了一声,搅着碗里的冰粉,“看多了不就知道了?你闺女我如此机敏,有什么道理是参不透的?”

“看多了?在哪看的?”

“戏院里不常演一些折子戏啥的,至于那脚本也都是些……咳咳,就有经验了。”

“敢情你以前都往这些地方跑!我说呢,你身上的银钱跟流水一样用还找不到花哪里了。好的不学,你净是给我学些坏的!”慕容夫人听后,气不打一处来,揪着慕容槐夏的耳朵。

“我就看个戏,又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母亲你这翻脸比翻书还快,我下次什么都不跟你说了……疼疼疼,可以松手了吗?”

“你再说一遍,下次敢瞒着我了是吗?”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松啦松啦,耳朵要被你拉长了。”

慕容夫人见她求饶这才松了手,慕容槐夏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抱着冰粉站起身来,腾腾腾跑回自己房间了。

“还是在自己房里吃东西舒服~”慕容槐夏锁好门,将绣花鞋一甩坐在了榻上,舀着吃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