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对外预售
书名:职场女子日记 作者:丁芳 本章字数:5447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18:18:55

“谢什么呢?吉老师,”虽然杏爸感到好笑,却仍礼貌的客气道:“桐纠常在我面前提到你,他的情况我也知道,虽然身不由己,怪不得他,可若没有你撑起这个家,他哪能笑到今天呢?你看他身体多好,多年轻。他说,就是养成自己的好身体,以后好照料照料你呢。”

杏爸的急中生智。

让老太太笑成了一朵花。

“是呀是呀,老头子别的不说,有他这个心就行啦。对了,你太太身体好吗?儿子多大啦?”“二个身体都不错!”杏爸是清醒的,知道话多必失,一眼瞟到售房部的招牌,灵机一动:“哎吉老师,听说,你那避暑房。”

杏爸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他仅知道这点情况。

还是在刚才来的路上,从二老头儿的偶然聊天中听到的。吉老师就把自己的双手一拍:“嘿,你不说我还差点儿忘记啦。桐纠,你还站着干什么?把大家往房里引哇?”正和胖老太太前处座聊着的桐纠也觉好笑,怎么一大群人,就站在这儿聊上不动啦?

点头。

又眨巴着眼睛,往房里引?

房在哪儿我都不知道,让我往哪儿引?大约吉老师也意识到,逐笑着招呼大家:“进房进房,到房里聊,到房里聊。”然后,朝着售房部对杏爸伸伸右手:“杏师傅,请,我们到售房部里坐坐,聊聊,看看吧。”

售房部里。

早看到三老头坐车而来的售房姑娘们,乐得闭不上嘴巴。

在组长的招呼下,姑娘们摩拳擦掌,相互提醒,把那些印得精美漂亮的广告单,理了又理,把屋中间的售房模型,擦了又擦,还把自己的名片顺了又顺,放在最顺手的位子,以便需要时一拈而出,敏捷迅速又得体地双手递给看房人。

要知道。

虽然同是售房。

避暑胜地和城市区域,有着根本的不同。避暑胜地的受众目标群,基本上都是老年人。也只有老年人才能从电扇和空调控制下的城市中走出,到山区享受大自然的惠赠。

年轻的人们。

更喜欢前沿先锋信息发达,生活时尚方便的城市和闹市区。

因此,每一辆来车和每一辆来车上的老年人,在售房姑娘们的眼里,都是奖金和提成。也正是这一笔笔的奖金和提成,撑起了姑娘们的幸福生活,岂能不高兴和无动于衷?

更重要的是。

姑娘们都知道,这一群老太太可是公司雇请的黄金房托。

其能量,早己让售房姑娘心悦诚服,现今,一套30平方米总价12万的单间,变成了总价24万元,就是老太太房托的成功典范。

吉老师在前面把杏爸往售房部一带。

胖老太太立即回过神儿,也大声招呼着。

“进房进房,到房里聊,到房里聊。”于是乎,四五个老太太便簇拥着桐纠和前处座,浩浩荡荡的往售房部涌去。进去后,三个老头儿被笑靥如花的姑娘们,分兵而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大约。

除了前处座。

桐纠和杏爸,都没受到过如此热情洋溢和令人难忘的欢迎。二老头儿分别被二个漂亮姑娘围住,广告单挥舞,演示棒频点,一口标准的京片儿,悦耳动听,一缕淡淡的馨香味,盈盈扑鼻……

与杏爸相比。

更具官气儿的桐科,受到的待遇更高。

二姑娘左右相拥,说话得休又争先恐后,宛如两只夜莺,在扬起彼落,抑扬顿挫的唱着歌儿:“总经理,您听我说呀,空气中的正负离子按照迁移率的大小分为大、中、小三种离子。而其中的小粒径负氧离子,则有良好的生物活性,易于透过人体血脑屏障,进入人体发挥其生物效应。”

“董事长,我给您讲哇,我们这儿经特殊军用器材和标准测验,每立升空气中的负离子,达到了匪夷所思的1亿个,什么概念呢?就是您老买了这儿的房子后,等于把一整座森林也买回了家。不活100岁,也要99!”

正微笑瞅着自家老头儿的吉老师和胖老太。

忽然发现不对。

售房姑娘怎么对自家老头儿推销起来了啦?于是,忙在一边儿摇头晃脑的发出了暗号。当然,姑娘们不是没发现俩老太太发出的暗号,而是故意淡漠忽视。

因为。

这儿己发生过好几次,房托们为了自己的业绩,相互揭发和捣蛋的事情。

外人不知,这房托也分区域和亲疏,更兼多是老太太,那种以姐妹芳邻和熟人抱团的排外心理,又比年轻人更胜一筹。

因此。

姑娘们没搭理俩老太太,而是继续围着两老头儿大力推销。

看看实在不行了,吉老师和胖老太只好上前,从姑娘们的包围中拉回自家老头儿,一面悄悄解释:“这是我家老头子,上来接我们回去的。”

这样一来。

就只剩下了无人领拉的杏爸。

于是,两老头儿又出面拉回了杏爸。姑娘们一场空欢喜,当下撅起了嘴巴。可两老太太再也顾不上了,领着三老头儿就撤出了售房部。

胖老太太虽然初步订了房子。

却还没最后下单,便和吉老师一道,领着三老头儿回了吉老师的避暑房。

就在售房部左面,一道10公尺高的白粉墙,环绕着一大片小高楼。墙正中,仿中国古典建筑,开了一个大拱门,门上嵌着一块镏金匾额,上书“雅园”二个仿宋大字。

走进拱门。

是大约20米长8米宽的青条石阶梯。

两旁修有五米高的青条石梯道,每隔三米左右,立着一盏玻璃小方塔路灯。整个阶梯长约50米,下完后,又是平坦不太宽的青条石坝子,通向左右两边的小高楼,坝子正中,是一棵丰盛的梧桐树,以这棵梧桐树为中心,是一个三块条石的小喷泉。

此时。

小喷泉正喷着半人高的泉水。

白花花的泉水直冲到半人高,又呈伞状哗啦啦联成一大片落下,饶是好看。小喷泉前面,是一条精心修建的小花台,吉老师引大家进去观赏。但见不大的小花台。顶上用胳膊粗的原木架成花架,一缕缕茂密的藤萝爬满花架,垂吊着硕大的各式各样的青色长瓜。花架下面,是条木均匀铺成的木地板。站在小花台向下望,透过一大片茂密的竹林,可以隐隐约约看见由上向下呈渐趋地势的巨大山峦……

一阵阵凉风吹来。

竹林哗哗作响。

在城市水泥森林长大的三老头,禁不住又像三个老顽童,连蹦带跳的嚷嚷起来:“好地方好地方,好凉爽啊!”然后,吉老师带着大家出来,顺着下来的青条石阶梯左面,走进了自己购买的雅园2号楼2单元3楼1号。

原来。

这雅园里共有八幢楼。

每楼四层每层三间,分为单间(30平方米),单间配套(35平方米)和套间(二室一厅或三室一厅)。按城里买房习惯,这儿也以单间和单间配套为最俏。

据吉老师和胖老太的介绍。

这二种都己脱销。

胖老太下了定金的那个单间,还有四五个人抱着现金等着,只要胖老太说声不要,便一起抢将过来。进了单间,吉老师有意不关门。时值傍晚时分,一干人站在单间里东看西窜的,只感到那穿堂凉风源源不断的吹进吹出,十分凉爽之余,竟然有一点寒意了。

要知道。

这时在小城的筒子楼里,可正是开着电扇和空调使劲儿降温,大家才能继续呆在自家屋里的时候。

可没想到,距小城筒子楼不过200多公里之外,一千一百米高处的这儿,却如此凉爽适人,兴奋之下,桐纠当场表态:“好!这房买得好,值!”把个吉老师高兴得合不拢嘴巴,胖老太还骄傲地斜视着桐纠和自家老头儿:“自驾车加上山,不过才2个半小时。要是后年高铁建好后,从城南站出发到这儿山脚下,顶多一个钟头,加上山20几分钟,一共才一个半小时。桐科,到那时,我和吉老师需要什么打个电话,你们送上来吃中饭,回去吃晚饭,绰绰有余,方便得很哩。”

桐纠和前处座就频频点头。

喜孜孜的回答。

“那当然好!那当然好!”晚饭,吃得很简单,是两老太太事先准备好的稀饭凉面,加一小袋涪陵榨菜,挤在兼做厨房的小阳台上,大家站着笑着吃得津津有味。

从空阔的阳台上看出去。

近在咫尺的左右避暑房里,都是这种挤在一块儿,乐呵呵吃着,闹着和笑着热腾腾景象。

晚饭后,大家又一起出去散步。一出雅园,桐纠站住了,但见黑色油化大路上,浩浩荡荡的人们,基本上全是老年人,源源不断地从各条支路和山间走出,汇成一股股人流朝东行,往西涌。

桐纠知道。

东面,是盘旋上山平坦的柏油双向四车道公路。

沿途青山黛黛,绿水盈盈,茂林密草中,不时有现代化的避暑山庄正在拔地而起,有别具风味的农家大院盎然成趣,哪里还有一点往昔的穷山恶水样?简直就是一座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后花园。

“哎,那边走我知道,往这边走呢?”

桐纠悄悄推推老伴儿,指指西面。

“你跟着走,就知道了。”吉老师神气活现的回答,热情的邀请着杏爸:“杏师傅,您请。”“谢谢,您也请!”看着高远的天空和涌挤的人潮,杏爸一面东张西望的走着,一面有些心旌摇荡:“不错!这地方不远不近,又如此现代凉爽,真不愧是避暑胜地呢。”

吉老师趁机鼓捣着。

“是的,我也是经过多次实地考察才下的决心,桐纠一开始就反对阻挡,还骂我呢,结果现在你看,跑得比兔子还快。所以呀。”

杏爸知她意思。

便转移了话头。

“刚才听售房部的人讲,这儿曾是老革命区?”“对呀对呀,”吉老师可算是真正找到了表现自己才能的机会,引经据典,滔滔不绝:“瞧那条小路,呶,就是山脚下那条,当地人叫‘红军小路’,红军长征时经过了这儿。看那山上的寨子,呶有点带红颜色的那一路,看到没有?”

杏爸眯缝着眼睛瞧着。

频频点头。

“看到了,看到了。”跟在后面的桐纠暗笑,隔这么远,天又在黑啦,天知道他真的看见没有?“那寨子叫金寨,当年,据说红军在这儿打了一仗,围攻了那寨子整整七天才攻占下来,现在寨子附近还有红军墓呢。”“牺牲了多少红军?”“那就不清楚了。”

吉老师摇摇头。

感叹道。

“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要好好珍惜哦,才对得起革命先辈哦。”杏爸也就庄严的点点头,瞅着老弟一本正经模样,桐纠就想放声大笑。

更后面。

前处座拖着慢吞吞的脚步,正吊在胖老太后面。

“你快一点行不?”胖老太想赶上吉老师好一块儿聊天,可又担心老头儿,只得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赶着,不时呵斥着前处座:“别像老头儿一样慢吞吞的,当年走路快得像兔子,才多少岁哩?简直就是个累赘!”

前处座则不紧不慢的东张西望。

不时还还嘴。

“你才累赘,没看到我正在走哩?这女人老了,真是麻烦。”桐纠就等等,待老俩口赶上来,就笑道:“任主任,听说你己经缴了订金?”“是哩,二万块。”胖老太慢悠悠回答:“你家吉老师当时缴的可是一万块。看来这世上事呀,真是赶快不赶慢,这不,同样是订金,就翻了一倍。”

“房款还翻了一倍哩。”

前处座对老太太翻翻白眼皮儿,颇有些不满。

一下惹火了老太太,一根指头呼地捅了过来,差点儿就直戮到了老头儿的脑门上:“还有脸说我?当初我怎么说来着?是谁端着茶杯,踱着八字步儿总给我分析研究,一个劲儿说房价要跌要跌,还要大跌哩?现在怎么样,跌你妈个鬼哩?”

一把揪住了老头儿。

“你把涨价的那一半钱还给我,不给不得行!本主任和你没完。”

或许是知道有人拉劝,居然还用力推推掇掇的,桐纠和走在前面的吉老师杏爸,急忙站下回头劝解。来来往往的老人们视若无睹,继续有说有笑,绕开这一堆儿犹如两股分岔的潮水,继续扑来涌去。

好容易劝住了区前计生委主任。

众人继续向西而行。

拐个大弯儿,路旁是一座标着3星级的旅游达标挂牌厕所,看到漂亮公厕墙壁上挂着的马踏飞燕绿色三A圆牌,桐纠和杏爸不约而同会心一笑。俩老头儿都明白,挂着这牌,说明这地方经过官方认可,的确是旅游避暑胜地,不是山寨的假冒伪劣。

如此。

在这儿投资是值得保险平安的。

“您好,师长!”俩老太忽然停下,恭恭敬敬的抬呼着,一个也同时站下的老头儿:“买菜哩?”被称为师长的老头儿,中矮个,古铜色皮肤,看不出实际年纪,给人印刻的,是他那颗刮得光溜溜的光头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老头儿扬扬手里的方便袋。

“可不,晚上农民出来卖菜多,品种多而且便宜。”

俩老太太立即眼睛放光:“还是在坝上哩?”“对,坝上坝上,回见!”还对跟在后面的三老头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桐纠和杏爸也笑笑点点头,只有前处座不理不睬,大概是对眼前这个所谓师长,压根儿也没看在眼里。

想来也是。

在百姓嘴里的“师长”。

不外乎就是烧菜煮饭师傅,一个煮饭的厨子,能和处长大人平起平坐么?继续前行,桐纠忍不住问吉老师:“刚才那厨子多大年纪?”“什么厨子?”“就是你叫师长那老头儿嘛!”

俩老太同时停住脚步。

又同时转过身来,惊愕的瞪起了眼睛。

“真是无知者无罪哩?”这是吉老师,她斜瞅着桐纠,神情好像有点哭笑不得:“人家可是真正的师长,空军飞行师师长,转业几年了,在这儿买的三室一厅,今年76啦。”

“桐科,说话要注意哩。”

这是胖老太。

“这地方卧虎藏龙,弄错了,可不是玩儿的。”还特别警告般恨前处座一眼儿:“无论科长还是处座,在这儿只能算这个,”挑挑自己的小么指头,还轻蔑的晃晃。三老头相互看看,噤若寒蝉。

身边是一段稀疏的人工竹林。

竹林外,是一个很大的人工湖。

一波湖水,轻轻荡漾,倒映着湖边耸立的红楼,桐纠在售房部的房模上得知,这是避暑胜地的一期湖边洋房,早己售完,在这些房后面,耸立着三台高大的起重架,那是二期湖边洋房正在开挖,据说后年这时候就建成了,也正在对外预售呢。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