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番249,他又吓她
书名:拐个总裁宠妈咪 作者:花间公子 本章字数:2376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19:13:33

傅凌骁的下巴硬生生的挨了两拳,接着欧阳酒戴上墨镜和耳机,让傅凌骁坐着继续看影片。

她拿着他的手机背对着屏幕,坐在地毯上玩游戏,同时监督他,以防他眨眼。

不是爱看恐怖片么?那就让他看个够。

欧阳酒玩了两局游戏,一局半小时,在游戏里杀了13个人,火气消了一大半,抬头看傅凌骁,见他确实在看影片。

她呼了一口气,看了眼他的神色,正经认真,没有一点害怕。

她起身,背对着傅凌骁出影间室,走到门口傅凌骁跟上来,抓住她的手,“酒妹。”

欧阳酒不正眼看他。

傅凌骁绕到她身前,取下她的耳机,强迫她回头看屏幕,电视屏幕上男女主正在会热气球,拥抱,接吻,浪漫唯美,一点都不恐怖。

她转过头,转时,唇角一热。

眼前是他放大的脸,眼晴黝亮而深邃,“走,睡觉去。”

欧阳酒推着他的脸,让他后退,同时道:“下回你再给我看激情恐怖片,我就……”

傅凌骁眼神一紧:“蛇来了,快跑!”

欧阳酒:“……”她身体猛然僵硬,眼神定格在某一点,迈腿,迅速出了影音室。

傅凌骁看着荧幕上出现在的字幕,低笑着跟了上去,揽着她的肩,径直把她带回了卧室。

……

傅凌骁尝到了带欧阳酒看恐怖片的甜头,她连睡觉翻身都显得小心了许多。

身体紧紧的贴着他,密不透风,被子老老实实的拉到下颌的位置,动也不动。

按照他的心理想法,如果以后生个女儿这么听话的贴着他,她要天上的星星,他也给。

他不由得想起最开始认识时,他带她看恐怖片,她表现得丝毫不怕,那时……应该是有逞强的成份在里面。

抱着睡了一夜,他胳膊酸麻。

早上欧阳酒去上班,一路上没和傅凌骁说话,记仇。

傅凌骁给欧阳酒发消息,撩骚一上午,甩出去近一百万的红包,每个红包都秒领,但欧阳酒就是没有回他一句。

过了两天,欧阳酒才搭理他。

......

西南渐渐回暖,一个星期后,天气热的只需要一件长T就行,欧阳酒要开始给佐伊拍照。

地点就在离郊外两百公里之外的大草原,工作室提前预约好了度假山庄。

过去安排开拍。

史安带了两个助理,加上欧阳酒一共是四个人,专为佐伊服务。

第一天结束,史安对欧阳酒道:“这是我服务过的最好说话的顾客,真的。人又漂亮,性格又好,跟她说什么她都表示同意,说一切从简,说让我们不要太劳累,好说话到我感觉她的目的都不是为了拍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欧阳酒手指微动。

她拿起化妆包内的小镜子看着自己的脸,问史安:“你觉得佐伊和我长得像吗?”

“别说还真有点,尤其神韵,真的很像。”

欧阳酒放下了镜子,沉默,之后便去度假山庄的泳池游了近一个小时她才回房。

第二天拍的是一套骑马装,拍摄间隙欧阳酒看到了大草原上打的旅游广告,是白芍镇的枫林山,那里有一座山全是枫树,一到秋天漫山遍野的都是一片红,波澜壮阔。

每年都会吸引无数游客过去观望。

欧阳酒骑在马上,手里拿着摄像机,眸光半眯,她朝着身侧穿着红裙骑马的佐伊,道:“我听卢姐说,佐小姐去过很多地方,世界的大小河川都有你的身影,不知那白芍枫林镇你有没有去过?”

佐伊盯那广告牌,垂直的头发摭盖了一些神绪,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见过。”

很模糊的回答,没说去过,只说见过,在网络上看到宣传图也可以说见过。

欧阳酒又道:“这个季节无法赏枫,但桃花必然是开了,几十万亩的桃花林,远远的就能闻到花香。佐小姐想不想去看看?”

佐伊露齿一笑:“谢谢邀请,我花粉过敏,就不去了。”

说着在马背上一拍,马扬蹄,转瞬就离开了欧阳酒的视线。

欧阳酒看着她的背影,策马奔腾,无婚无育,有钱有闲时间,看起来潇洒极了。

她长呼一口气,跟上去。

在度假山庄待了三天,最后一天傅凌骁来了。

他和佐伊打了一个照面,之后便沉默了许久。

回去的路上,欧阳酒坐傅凌骁的车,于淳开车。

傅凌骁给欧阳酒的腿涂抹药,她的脚踝和手臂被坟虫咬了无数个包。

欧阳酒闭目沉思。

不多时,欧阳酒摁着大月退上那只手,睁眼,凉凉的道:“往哪儿摸?”

傅凌骁把她勾起来,让她跟她面对面,他深深的看着她:“心情不好?”

“嗯,你吓我,我还没忘。”

傅凌骁知道她这是在说谎,便道:“要不以毒攻毒?回去就再看一次?”

欧阳酒握拳,在拳头上吹了一口气,“是不是想死!”

傅凌骁包着她的拳,眸色暗雾:“别这么凶残,跟我说说,到底为什么心情不好?”

欧阳酒不想说,“没什么。”

傅凌骁:“我猜,是因为佐伊?”

欧阳酒:“你怎么知道?”

傅凌骁语出惊人:“你怀疑她是你妈?”

欧阳酒:“……”‘妈’这个字眼突然跳出来,让她的心里像是在这一瞬间坠入海底。

她根本没有印象她是几岁被妈妈抛弃的,她更不知道她很小的时候有没有被妈妈抱过,她又有没有叫过妈妈。

欧阳酒咬着唇,嘁了他一眼,“你能不能别说得这么直白?”

傅凌骁把她提到腿上来,低头,跟她气息相融:“放在心里闷着就舒服了?有什么事跟我讲,我来替你解决。”

欧阳酒懒懒的靠在他肩头,见他说话时喉结一滚一滚,于是抬手玩着他的喉结,声音也慵懒,“你怎么解决?做亲子鉴定?”

“你又不打算认她,不必做亲子鉴定。”傅凌骁的喉结被她扣得很痒,于是将她的手拿下来,让她别玩,欧阳酒的手顺热钻进他衣服里面,隔着衣服扣豆豆。

傅凌骁:“……”

他无视她的动作,随她去。

说:“不用理会她,看她怎么在你面前表现,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也没有怀疑到她的头上。等到败露的那天再说,你们再坦诚公布的谈。”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